铸钢件,铸钢节点,工程铸件,河北铸造——河北盈丰铸钢件生产企业
    行业资讯
   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 行业资讯
    行业资讯

    设计+技术撑起“中国效率”

    日期:2019-12-28


      地处河北沧州的“杂技之乡”吴桥的盈丰铸钢,通过独创的精炼技术,打破外资对国内铸钢节点产品的垄断,并通过推广新技术占据行业制高点;后通过引入工程院院士等众多专家人才,补齐生产型企业的工程设计短板,打造从工程设计到产品设计及生产的产业链
    超级精炼工艺技术独步天下
      党的十九大期间,60余位中外记者前往北京新机场建设工地现场,近距离感受“中国效率”。
      这个巨人身上的每一个关节,都密布着钢结构中的一个个铸钢节点,而这些节点均出自吴桥县盈丰钢结构铸钢件制造有限公司,是工人们根据节点造型做好的砂模中浇注熔炼好的钢水制作完成。
      公司董事长杨来盈现场用三维模型介绍,为了满足北京新机场建设要求,盈丰铸钢采用自己独有的超级精炼工艺,将铸钢节点中硫、磷等微量元素控制在0.005%以内,屈服强度达到420MP a(国际标准是360MP a),这样既满足工程对节点强度的要求,又节约钢材。
      杨来盈算了一笔账,铸钢节点屈服强度达到420MP a情况下,北京新机场的一个节点,比传统节点节约1/4的钢材用量,即原来需要4吨原料的节点,在北京新机场只需3吨原料就可以。
      钢结构是支撑新机场的“脊梁”,而节点就是它的关节。北京新机场整个膜结构屋顶,需要很多个外桅杆、内桅杆及牵引桅杆的各类钢索作为支撑系统。
      盈丰铸钢不仅拿下北京新机场全部铸钢节点,还刚刚完成港珠澳大桥、虹桥机场、蚌埠体育中心以及菲律宾达沃、马来西亚富力歌剧院等项目的钢结构节点的供应。
      中南建设的采购负责人李杰表示,中南建设拿下菲律宾达沃项目后挑选钢结构节点供应商,比较过德国、日本等国企业产品后,发现还是盈丰铸钢产品质量业内最好,而且结构轻,更便于运输,因此将项目全部钢结构节点都交给盈丰铸钢完成。用实力接住“馅饼”
      对于企业在铸钢节点上能取得这样的成绩,杨来盈自己当初也没想到。
      上世纪90年代企业创立时,主攻机械设备的配件生产,由于产品做得精细,因此在业内小有名气。但没想到,一个大大的“馅饼”砸到了盈丰铸钢的头上。
      “2006年,在国家体育场建设时,施工方突然找到了杨来盈,请盈丰铸钢帮助生产国家体育场建设所需的铸钢节点。”杨来盈当时感到“馅饼”砸到了自己的头上。
      到了工地现场一调研,“我当时就傻了。”
      “铸钢节点,太复杂,工件整体规模又很大,有的要重100多吨,这是企业之前没做过的;此外当时多家国内知名钢构企业到场,他们技术和加工能力都高于自己,企业能否突围可是大大的问号;更为关键的是,当时国内没有企业掌握相关技术,之前国内建设用的节点都来自德国企业,因此相关技术和设计在国内还是空白,去哪里取经都成问题。”一连串的难题,让杨来盈心里不停地打鼓。
      虽然内心很是忐忑,但杨来盈还是下定决心,一定要拿下这个项目。为此,他以旅游为名三次去德国考察相关技术,后引进部分德国工艺和设备进行技术攻关。
      “当时通过参观只学到了德国铸钢节点生产的部分工艺流程,核心技术一点没见到,只好回来和技术人员通过实验进行攻关,最终花了6个月的时间,拿出第一批达到德国同类水平的产品,屈服强度达到360MP a,最终拿下国家体育场铸钢节点项目。”杨来盈回顾这次关键转型。
      完成国家体育场项目后,盈丰铸钢开始向铸钢节点转型。杨来盈表示,铸钢节点是近年来新兴的产业技术。随着社会的进步与发展,人们对建筑的外观造型及美感要求越来越高,铸钢节点是近年来随着大型、大跨度、造型复杂的空间结构的广泛应用而发展起来的一种新型节点形式,它具有设计灵活、使用性强、安全可靠、施工方便、缩短工期、降低工程造价等优点。两位院士铸起工程设计护城河
      经过10年的发展,盈丰铸钢已经成为国内专业铸造生产钢结构“铸钢节点”的大型企业,年产6万吨,生产的“节点”产品单件重量自十几公斤至160吨。
      近日,三年一届的空间结构委员会专题研讨会“索结构与技术创新研讨会”在盈丰铸钢厂区举办,来自全国著名的钢结构资深委员、特邀专家一行60多人参加了会议,业内将盈丰铸钢的屈服强度420MP a的标准作为行业标准在国内推行。
      杨来盈正在下一盘大棋。
      “刚入行,为了生存我们拼技术,现在要占据行业制高点,我们开始拼设计。”杨来盈的话掷地有声。
      随着铸钢节点的推广应用,随之出现索夹和节点的计算与分析,这对于铸钢人来说,是一个新的挑战。有些节点是常规性的,可以按照公式进行计算,但大多数的节点是非常规性的,这就用到了有限元分析并需要重复试验。有时候一个节点的有限元分析,最短的用一天时间,最难的会用时两天或者更多。分析出它的极限承载力,并能满足设计规范要求。
      此外,新机场航站楼共有上万个钢结构节点,每个节点上都有4个到6个杆相交,仿佛一个张开的手掌。这些节点的拼接,哪怕出现一点小误差,都会最终导致建筑受力不均,上部无法封口,因此对节点制作要求十分苛刻。
      如果企业还是按照之前模式,接到订单后按照图纸生产产品,在后期安装时,出现相关误差概率将会加大,会直接影响工程进度,更有甚者会出现设计与实际要求不符的现象,影响后续使用中的建筑寿命。
      因此,近年来盈丰铸钢邀请董石麟、马克俭两位工程院院士等多位专家加入企业的设计团队,从项目筹划阶段就介入跟进,通过自身的专业技术为项目中的不同铸钢节点提供相应的技术参考,从源头设计上保证建筑的高品质。


    所属类别: 行业资讯